薩非王朝

发布于 分类 资讯热点标签

伊朗薩非王朝(阿拉伯語:سلسلهٔ صفويان,英語:Savid dynasty;1501—1736年),又稱薩法維王朝、沙法維王朝、波斯第三帝國,是由波斯人建立伊朗的王朝。

1502年,伊斯瑪儀在伊朗建立薩非王朝,伊斯瑪儀自立爲伊朗王,建都大不裏士,爲了鞏固新的,薩非王朝宣布什葉派伊斯蘭教爲國教,並且開始了什葉派教義的宣傳活動。大帝時期王朝達到全盛。蘇萊曼一世時期(1666—1694 年),薩非王朝開始衰落。1747年納迪爾沙阿被刺殺後薩非王朝王室又被立爲伊朗沙阿,但是這個短時間的目的只不過是爲了爲桑德王朝提供一個的過渡借口。1760年伊斯邁爾三世短暫的傀儡就結束了,卡裏姆汗覺得他的力量已經足夠鞏固,他正式登基,結束了薩非王朝。

薩非王朝強盛時,疆域東起呼羅珊,西至幼發拉底河,北抵卡拉庫姆沙漠與鹹海,南達波斯灣與阿拉伯海,囊括伊朗全境,伊拉克大部,高加索部分地區,土庫曼斯坦,阿富汗西部,烏茲別克斯坦南部,在一世時期,版圖甚至遠達庫爾德斯坦與土耳其東部的迪亞巴克爾。

薩非王朝將伊斯蘭教什葉派正式定爲波斯國教,自薩珊王朝之後首次完全統一了伊朗的東部與西部各個省份,由此重新激起了古代波斯帝國的遺産,是伊朗從中世紀向現代時期過渡的中間時期。

薩非王朝起源于一個于14世紀在阿塞拜疆非常昌盛的名爲Safi的薩非教團,這個教團的創立者是薩非·丁(Safi Al-Din,1252年—1334年),這個教團就是以他命名的。

薩非王朝起源于今屬于伊朗的阿爾達比勒,至當代爲止在該城裏還保留有他的聖陵。由于蒙古人的西侵,在今伊朗西北和土耳其東部産生了一個真空,薩非所建立的教團的任務在于平息這些混亂。在15世紀裏,隨著帖木兒帝國的衰落這個教團得以乘機獲得與軍事力量。1447年教團的將教團改變成一個試圖獲取波斯權的什葉派運動。

15世紀奧斯曼帝國不斷擴張,占領了整個小亞細亞,通過什葉派他們試圖穩定被占領地區。15世紀末奧斯曼帝國什葉派。1501年對奧斯曼帝國不滿的阿塞拜疆和耳其民兵(由于他們使用紅色的頭巾被稱爲“紅頭”)與薩非教團聯合占領了大不裏士,了當地土克曼人的白羊王朝遜尼派君主   。

當時的薩非教團主是一個15歲的少年伊斯邁爾一世。從父系來看他是薩非教團創始人薩非·丁的後代,而從母系來看他是白羊王朝創始人的外孫子。爲了穩定政局他自稱是穆罕默德的女兒法蒂瑪與穆罕默德的繼承人阿裏·伊本·艾比·塔裏蔔的後代。爲了進一步鞏固他的他自稱是薩珊王朝的,稱自己爲沙赫。

伊斯瑪儀一世自登基之日起就致力于武力統一伊朗和向外拓展疆土。1503年—1508年經廣泛戰爭幾乎征服整個波斯、亞美尼亞和伊拉克大部。1510年,伊斯邁爾一世與另一位中亞征服者,烏茲別克汗國汗昔班尼激戰于呼羅珊,獲勝(謀夫戰役,昔班尼于是役陣亡)。伊斯邁爾一世向西推進的行爲終于導致他與奧斯曼帝國的沖突。1514年在查爾迪蘭戰役中,伊斯邁爾一世被奧斯曼帝國蘇丹塞利姆一世擊敗,他兩個妻子被塞利姆抓獲。對土耳其軍事力量的共同擔心使他向一些歐洲國家伸出橄榄枝(包括威尼斯、西班牙和匈牙利)。

伊斯瑪儀一世的對內政策主要是,宣布伊斯蘭教什葉派爲國教,並自任什葉派的。他還是一位有學問、有教養的人,能夠寫詩。戰敗後伊斯梅爾很傷心,因爲他的無敵的也隨之破滅,也沒有參與事務。

伊斯瑪儀一世死後,十歲的兒子塔赫瑪斯普一世即位。他于1538年兼並希爾凡汗國,又于1551年把舍基並入波斯。1544年,他幫助印度莫臥兒胡馬雍恢複帝位。塔赫瑪斯普一世因此得到坎大哈作爲回報。約在1548年,塔赫瑪斯普一世把王朝的都城從大不裏士遷至加茲溫。

塔赫瑪斯普一世在位時期,波斯連續不斷地與奧斯曼帝國和烏茲別克汗國(後改名布哈拉汗國)互相攻戰。在初期的奧斯曼—薩非戰爭 (1532年—1555年)中,奧斯曼帝國最終取得了當代相當于伊拉克的那片土地,塔赫瑪斯普一世只好在1530年代與奧地利的哈布斯堡締結哈布斯堡—波斯同盟,共同在軍事上對抗奧斯曼帝國。1553年,塔赫瑪斯普一世抵禦了奧斯曼帝國蘇丹蘇裏曼一世的進攻。1555年,塔赫瑪斯普一世與奧斯曼帝國締結了和約。   1565年,塔赫瑪斯普一世取消關稅。1576年死于加茲溫。塔赫瑪斯普一世死後,其子伊斯瑪儀二世在與奧斯曼帝國蘇丹穆拉德三世的戰爭中失敗(1578年),失去了外高加索地區。

伊斯瑪儀二世逝世後,奇茲爾巴什(什葉派土庫曼武裝)軍隊派系推舉他的弟弟科達班達爲下任沙阿。波斯的宮廷不和讓外國有機可乘。烏茲別克人一度入侵伊朗東北部,其後被馬什哈德總督擊退。與奧斯曼帝國的戰爭是科達班達時期最重要的事件。奧斯曼帝國蘇丹穆拉德三世在1578年對波斯薩非王朝發動戰爭,戰事一直延至1590年。維齊爾拉拉·穆斯塔法帕夏(Lala Musta Pasha)率先入侵格魯吉亞和希爾凡,另一支由奧斯曼帕夏(Osman Pasha)和費爾哈德帕夏(Ferhad Pasha)率領的軍隊在1585年攻陷了大不裏士。科達班達派遣長子哈姆紮·米爾紮迎戰,但他在作戰期間身亡,大不裏士在此後20年一直受奧斯曼帝國管治。   當烏茲別克舉入侵呼羅珊時,當地的烏茲別克基齊勒巴什派系穆爾西德·古利汗認爲沙阿的時機已到,扶植科達班達的兒子阿拔斯·米爾紮,當時阿拔斯·米爾紮受到穆爾西德的。穆爾西德和阿拔斯趕往加茲溫,阿拔斯在1587年10月成爲新任沙阿。科達班達並沒有作出,同意遜位。

一世(又譯阿拔斯一世)在幸存了宮廷和暗殺後于1587年登基。他認識到他的軍隊已不適應新時代戰爭的需要,這時奧斯曼帝國多次擊敗波斯軍隊,占領了格魯吉亞和亞美尼亞,而烏茲別克人則占領了東部的馬什哈德和錫斯坦。首先他于1590年與奧斯曼帝國達成和平協議,將西北地區讓給奧斯曼帝國。然後他雇傭了一位英國將軍來重組他的軍隊,使它變爲一支受薪的、訓練良好的、類似于歐洲正規軍的軍隊,他大批量引入了火藥。他首先向烏茲別克人開戰,于1598年重占赫拉特和馬什哈德。然後他開始對奧斯曼帝國回擊,到1622年他得以重占巴格達、伊拉克東部和高加索省份。1602年他將葡萄牙逐出巴林,在英國海軍的幫助下于1622年重占波斯灣中的霍爾木茲。他擴大了與東印度公司和荷蘭東印度公司之間的貿易關系。這樣一來對內也得以擺脫了對紅頭的依賴,加強了中央。

奧斯曼帝國與薩非帝國之間對伊拉克富饒的平原的爭奪戰持續了150年。伊斯邁爾一世于1509年占領巴格達,但是1534年蘇萊曼一世就攻占了巴格達,1623年薩非帝國再占巴格達,但是1638年穆拉德四世再次奪回。1639年雙方在席林堡(Qasr—e—Shirin)簽署了一個條約來確定波斯與土耳其之間的邊界。直到今伊朗西北與土耳其東南的邊界依然是當時確立的。這場遜尼派與什葉派之間的拉鋸戰至當代反映在伊拉克的教分歧中。

1609年到1610年薩非帝國與庫爾德人之間爆發了一場的戰爭。這場戰爭的原因是伊朗西北烏米耶湖附近地區的一座城堡。當地的庫爾德人酋長試圖在奧斯曼帝國與薩非帝國之間保持,他重建這座城堡被薩非帝國看作是一個的姿態,因此到了薩非帝國對其西北地區的。許多其他庫爾德人首領(包括馬哈巴德的酋長)也開始從波斯。從1609年11月到1610年夏,薩非軍隊對這座城堡進行了長久和的圍困戰後城堡失陷。對血洗整個省份並將許多庫爾德人部落遷往呼羅珊。直到當代在呼羅珊地區還有近170萬庫爾德人,他們是當時遷居的庫爾德人的。

由于特別怕人刺殺他,他對他自己家裏被懷疑的人非常,這些人不是被殺就是被弄瞎。他的一個兒子被因此處死,兩個被弄瞎。由于他的另兩個兒子在他生前都死了,他1629年1月19日逝世時沒有男的繼承人。從17世紀開始紅頭的開始衰弱,過去的民兵逐漸演化爲管理機構和官僚。一個新的商人階層逐漸強大起來,他們主要有亞美尼亞人、格魯吉亞人和印度民族組成。

阿拔斯一世漫長的時期薩非帝國達到了其頂點,它包括今伊朗、伊拉克、亞美尼亞、阿塞拜疆、格魯吉亞以及土庫曼斯坦、烏茲別克斯坦、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部分。

1629年一世病逝前,他立了身爲孫兒的薩非爲繼承人。薩非爲人而內斂,于1629年1月28日即位,當時年僅十八歲。他無情地淘汰任何一個能他的人,幾乎所有的薩非王室的王子,以及功績顯赫的朝臣和將軍。他甚少留意政事,又無文化或學術興趣,甚至有閱讀和書寫的困難。奧斯曼帝國的穆拉德四世看見薩非的,于1630年及1634年,入侵伊朗西部,並于1638年重奪巴格達。1639年,奧斯曼帝國及薩非王朝簽署和約,雙方從始再沒有戰爭,而巴格達自始在奧斯曼帝國的版圖下直至第一次世界大戰。另外烏茲別克人及土庫曼人皆曾伊朗東面邊境,而印度莫臥兒帝國的沙賈汗更于1638年奪取坎大哈。在他時期,薩非王朝開始衰落。

在17世紀裏除了它的兩個傳統敵人,奧斯曼帝國和烏茲別克人,波斯人還獲得了兩個新的強敵。俄羅斯的莫斯科公國在16世紀裏擺脫了金帳汗國的,開始將其伸向高加索山脈和中亞。在東邊,印度的莫臥兒帝國向阿富汗發展,占領了坎大哈和赫拉特。在17世紀裏東之間的貿易道也開始離開了波斯,使得貿易和商業衰落。此外一世所建立的正規軍雖然在短期裏獲得了軍事勝利,但是在長期裏通過它所造成的繁重的稅收和對各省的控制削弱了國家的力量。17世紀下半頁薩非波斯與暹羅的阿瑜陀耶王國建立了密切的外交和經濟接觸。

除二世和一世後的國王全部都非常弱。1666年二世之死標志著薩非帝國結束的開始。雖然國庫和外患這些後來的國王生活奢侈。這些國王重稅、打擊投資、促進了官員的。阿拔斯二世于1666年逝世,蘇萊曼一世于同年11月1日以薩非二世的名稱即位,因當時年幼,及在後宮長大,對外面的世界並不認識。又因蘇萊曼一世酗酒,身體健康不佳。即位首年,不單發生地震,更受哥薩克人裏海沿岸。宮廷內的占星學家認爲登基典禮的時間不好,再一次以蘇萊曼一世爲名稱于1667年3月20日加冕。蘇萊曼一世對政事沒有興趣,甯願留在後宮,政務落于首相及由後宮宦官組成的理事會手上。蘇萊曼一世在位期間,宦官的日益增大,貪汙成風,軍備松弛。蘇萊曼一世亦沒有趁薩非王朝的死敵奧斯曼帝國于1683年的維也納之戰被歐洲列強打敗而元氣大傷時,乘虛而入。薩非王朝亦不斷遭受烏茲別克族及卡爾梅克人的入侵。

蘇萊曼一世于1694年逝世時,請宦官們在兩位兒子間選擇繼位人。他對宦官們說長子侯賽因會爲國家帶來和平,而幼子阿拔斯則會爲國家帶來繁盛,最後宦官們選擇了侯賽因爲繼位人。侯賽因爲人隨和,對政事不熱衷。他將政務交給他的姑婆(前沙阿薩非的女兒)。他從此酗酒,常居後宮,不理政事。即位初期,國家比較。其後,東面的阿富汗對伊朗造成震撼。1709年,吉爾查伊族的米爾維斯·霍塔克帶頭脫離薩非王朝。1716年,阿蔔達裏族亦脫離薩非王朝,跟著攻打的吉爾查伊族,卻被米爾維斯·霍塔克的兒子馬哈茂德·霍塔克打敗了。

1722年,侯賽因因爲阿富汗人馬哈茂德·霍塔克攻入伊斯法罕而退位,並承認馬哈茂德成爲新的波斯沙阿。漢達基王朝正式入主伊朗。太美斯普王子希望繼位。他逃到大不裏士建立了。得到了高加索地區遜尼派穆斯林和幾個基茲爾巴什部落的支持(包括納迪爾沙爲首的阿夫沙爾部落)。太美斯普最終得到了奧斯曼帝國和俄羅斯帝國的承認。至1729年,太美斯普已經控制了波斯的大部分國土,更反擊到阿富汗境內。1732年,他被納迪爾沙廢黜,被放逐到呼羅珊。

波斯的邊界多次受到劫掠:俾支族部落于1698年劫掠克爾曼,阿富汗人于1717年劫掠呼羅珊,伊拉克不斷受到半島阿拉伯人的。侯賽因試圖阿富汗人的遜尼派改爲什葉派,結果一位普什圖人酋長,擊敗了波斯軍隊。1722年他的兒子入侵波斯東部,和占領了伊斯法罕,自稱爲波斯沙赫。

最後阿夫沙爾王朝的納迪爾沙阿赫,本來是一個呼羅珊紅頭部落的突厥人戰士,但是上升爲軍事,得以將阿富汗人逐出。他成爲波斯的軍事強人並開始向外擴張,他的軍隊一直攻到德裏,但是他沒有鞏固他的波斯,結果使得他的軍隊力量耗竭。在塔赫馬斯普二世時期他已經成爲了波斯的實際者,1736年他在年幼的三世死後自己登上了。1747年納迪爾沙赫被刺殺後薩非又被立爲波斯沙赫,但是這個短時間的目的只不過是爲了爲贊德王朝提供一個的過渡借口。1760年卡裏姆汗正式登基,結束了薩非王朝。

在薩非王朝,國王處于整個的頂點。他的建立在三個不同的基礎之上:首先是古老的波斯國王君權神授理論,認爲國王擁有神授的神秘力量或或”國王的榮耀”。這一古老的、前伊斯蘭時代的理論因爲”神在大地的影子”這一概念而重放。人們被要求無條件服從國王。者是由神直接指定的這一觀念本身足以賦予他的以的特點,而這種因爲另外兩個基礎而進一步加強了。其次是聲稱薩非家族的國王們是馬赫迪的代表。這一聲稱的基礎是薩非家族被說成是什葉派第七任伊瑪目穆薩·卡茲姆(Musaal—Kazim)的。作爲馬赫迪的代表,薩非家族的國王們比其他人更加接近的源頭,因此反對國王構成了一種。這一理論不可避免地導致國王不謬的假設,國王成了隱遁伊瑪目的惟一代表。第三,作爲薩非教團蘇菲們的導師,薩非家族的國王們能夠憑借與之間的關系要求他們的蘇菲者絕對服從。對一個基齊勒巴什或紅頭軍來說,質疑導師等同于”不信”,是一個可以處死的。總之,作爲神的助手、隱遁伊瑪目的代表和蘇菲們的導師,從理論上講,國王擁有至高無上的,在教和領域皆如此。

國王之下設立一個最高會議。最高會議由國王來召集,由國王所指定的各遊牧部落的軍事貴族、官僚與烏裏瑪代表組成。僅次于國王的官員稱爲”大維齊爾”(grandvizier),作爲國王的代理人,大維齊爾通常由波斯貴族來擔任,擁有巨大的並控制全國的事務。接下來是”埃米爾·烏穆拉”(amiral—umara),即軍隊總司令;再次是”薩德爾·蘇杜爾”(Sadral—Sudur),它是國王旨意的者,也是穆斯林的法律顧問。此外,還有主管財政的大臣和其他各部大臣。大臣會議僅有咨議的,最終決定權屬于國王。

中央之下設行省,行省由國王委派的總督治理。總督由有才幹的軍事首領們擔任,多靠本省的土地收入供養自己和維持省,但必須將總收入按一定比例上繳國庫。在王朝前期,地方分權嚴重,各省總督把維持自己和省所剩的收入上繳國庫,中央加強以後,必須有一定比例的收入上繳國庫。總督必須供養自己的軍隊。軍隊的數目、質量和類型,取決于稅收的情況。總督掌握一省的軍政,也作爲省的首席。不過,城市中的卡迪(伊斯蘭教)和謝赫·伊斯蘭由薩德爾任命。

中央和地方的緊張關系是理解薩非王朝結構和治理的關鍵。薩非國家最根本的問題在于其在結構上是一個突厥部落聯盟,因而極其不穩定。享有自主性、經濟利益和軍事野心的各個部落彼此泾渭分明且相互敵對,常常使國家在秩序上陷入混亂,它們都反對一個中央國家的建立。在整個薩非王朝時期,最具影響的鬥爭常常是菁英內部的鬥爭而非者和被者的鬥爭。這種鬥爭、得失變化最明顯地體現于國家中央或地方分權的程度上,其關鍵是國王與基齊勒巴什部落的關系。

伊朗位于當時正在發展的歐洲、中亞和印度之間,這個橋梁爲它的經濟帶來了發展。16世紀裏通向印度的絲綢之再次複蘇,這條通過伊朗北部。阿拔斯一世還直接支持與歐洲的貿易。尤其英國和荷蘭非常喜歡伊朗的地毯、絲綢和紡織品。其它出口品有馬、羊毛、珍珠和在印度作爲調味品的杏仁。主要進口品有硬幣、紡織品、香料、金屬、咖啡和糖。

在這段時間裏手工業如制瓦、陶瓷和紡織業得到迅速發展,袖珍畫、編書、裝飾和書法獲得巨大發展。16世紀裏編織地毯從一個遊牧民族和農民的副工業發展爲一個完整的工業,包括設計和生産的專業化。大不裏士是這個工業的中心。

在薩非帝國的下文化得到發展。伊斯邁爾一世本人使用阿塞拜疆語、波斯語和阿拉伯語寫詩,塔赫馬斯普一世是一位畫家,一世則認識到促進藝術對商業的好處——工藝品占波斯出口的很大部分。

書法家和畫家裏紮·阿巴西(Reza Abbasi,1565年—1635年)使用傳統的形式和材料,但將新的素材引入波斯繪畫——半裸的婦女、青年、愛人。他的繪畫和書法對薩非時期的藝術家有深刻的影響,這些藝術家被統稱爲“伊斯法罕學校”。17世紀與其它文化,尤其是歐洲文化的接觸爲波斯藝術家帶來了新的靈感,他們接受了新的手法、透視和油畫。塔赫馬斯普一世時期爲波斯傳統著作《列王紀》配上了精美的細密畫插畫(16世紀20年代),這些細密畫一直是繪畫和書法的典範。

伊斯法罕是薩非帝國時期建築的典範。一世1598年遷都後在這裏建立了大量建築物:國真寺、王宮等等。

由于詩歌沒有獲得薩非王朝的支持,在這段時間裏詩歌的發展停滯。卡紮爾體逐漸演化爲一種華躁的格式,而其內容則受到了教的。

伊斯邁爾一世本人是什葉派,他什葉派爲國教,違反者要被處死刑。他所有地方人民轉換他們的。遜尼派的者不是被殺就是逃亡。伊斯邁爾招募什葉派的教,使用封地和錢財來他們的忠心,實際上是將他們爲教貴族和的延伸。雖然薩非帝國本來來自于蘇非主義,但是蘇非主義也被禁。這是1171年法蒂瑪王朝沒落後什葉派第一次在伊斯蘭國家裏獲得這樣的地位。在此後數世紀中,這個教分歧即成爲了波斯內部的團結力量,也成爲了遜尼派鄰國進攻的借口。

波斯成爲一個封建神權國家:國內沒有教與國家的區分,國王是神授的教與國家的。幫助伊斯邁爾建立其王朝的“紅頭”首領們被立爲省長。一開始國王對各省的是間接的,但是在16世紀裏這些紅頭鞏固了他們的力量,開始與國王。這些紅頭是波斯的主要軍事力量,在國王軟弱的情況下他們就擴展他們的,甚至直接在國王的宮廷裏施展(比如伊斯邁爾二世)。

由于大不裏士多次被奧斯曼軍隊占領,伊斯邁爾一世于1548年將首都遷往內地的加茲溫。後來阿拔斯一世將首都再次內遷至伊斯法罕,在古代波斯城市邊上建造了一座新城。從這個時候開始恢複過去波斯的特色。最後薩非帝國建立了一個古老波斯帝國的繼承民族王朝。

1532年至1555年奧斯曼帝國蘇萊曼一世與薩非王朝塔赫瑪斯普一世之間爆發了戰爭。兩國之間的領域紛爭引發了這次戰爭,特別是原屬奧斯曼帝國的比特利斯貝伊(總督)決定要尋求波斯的。另外,薩非王朝塔赫瑪斯普一世麾下的巴格達總督、蘇萊曼一世的支持者遭到刺殺。   在外交上,薩非王朝已與哈布斯堡君主國商討建立哈布斯堡—波斯同盟,以夾擊奧斯曼帝國。1553年,蘇萊曼一世第三次出征薩非王朝,並遭逢首次失利,但依然能收複埃爾祖魯姆。1555年的《阿馬西亞和約》確立了奧斯曼帝國所得的領土。蘇萊曼一世須交還大不裏士,但可以控制巴格達、美索不達米亞下遊地區、幼發拉底河和底格裏斯河河口及波斯灣沿岸部分地區。

1578年至1590年薩非王朝的穆罕默德·科達班達和阿拔斯一世與奧斯曼帝國穆拉德三世之間再次爆發了戰爭。爲了征服阿塞拜疆和高加索,奧斯曼帝國發動了戰爭。   奧斯曼人在1578年占領第比利斯,·1582年取得火炬之戰的勝利,1585年再陷卡爾斯和大不裏士,格魯吉亞成爲奧斯曼帝國的附庸國。奧斯曼帝國實際上可阿塞拜疆和高加索,直達裏海。   波斯在1590年3月21日簽訂的《伊斯坦布爾條約》承認奧斯曼帝國所得的領土,又答應停止對奧斯曼帝國境內的什葉派發動宣傳戰及停止波斯境內的遜尼派。   奧斯曼—薩非戰爭使奧斯曼帝國的注意力暫時從歐洲抽離。奧斯曼帝國己與法國結盟,並支持荷蘭人起事,這是與伊斯蘭教共同支持的一個事件。

1603年至1618年阿拔斯一世的薩非王朝與艾哈邁德一世的奧斯曼帝國之間爆發了第三次戰爭。戰爭在1603年爆發,1618年以薩非王朝大獲全勝的結果告終。波斯沙阿阿拔斯一世委托了英國人羅伯特·舍裏(Robert Shirley)和大臣阿拉威爾迪汗實行軍隊現代化的。薩非王朝在1603年向奧斯曼帝國開戰,並在1604年取得勝利,奧斯曼帝國要歸還以往侵占的土地,包括巴格達。   薩非王朝在1605年再度取得勝利,將擴張到幼發拉底河以外,1611年要割讓希爾凡和庫爾德斯坦。戰事在1614年暫時停止,戰事後來重啓的時候,阿拔斯一世在1618年于蘇丹尼葉城附近徹底擊敗了奧斯曼—鞑靼聯軍,雙方簽訂了對波斯相當有利的條約,結束了戰爭。

薩非王朝一直執行對莫臥兒帝國友好政策,而莫臥兒帝國對薩非王朝執行友好但不結盟的政策,其中主要原因在于:薩非王朝不想陷于東西夾擊兩線作戰的境界;莫臥兒帝國的中心在印度,征服和管理印度是帝國的中心任務,而薩非王朝的重心在西線,與奧斯曼帝國的矛盾是主要矛盾,是攸關的矛盾,其他的矛盾服從服務于主要矛盾,由此說明薩非王朝與莫臥兒帝國沒有根本利益沖突;雙方在今阿富汗地區的爭奪達到平衡,也就是說,薩非王朝滿足于守住阿富汗的西部,莫臥兒帝國滿足于守住阿富汗的東部,雙方沒有力量將對方趕出去。如果雙方維持友好關系,薩非王朝就沒有後顧之憂,專心致志考慮薩非王朝抵擋烏茲別克人進西線戰事。另外,某種程度上替莫臥兒帝國遮風擋雨,這樣它的西北邊疆就免于遊牧部落的和劫掠。

坎大哈地處印度莫臥兒帝國、中亞的喀布爾和薩非王朝之間,始建于公元前4世紀亞曆山大大帝時期。1221年曾遭蒙古人,14世紀又遭帖木兒。直到17世紀中葉坎大哈最後納入波斯的版圖,兩國的爭奪才宣告結束。

在文化藝術交流上,薩非時期,細密畫發展到頂峰,並對莫臥兒王朝的繪畫産生深刻影響。早在16世紀30年代,薩非王朝的畫家達斯特·穆罕默德爲莫臥兒王朝國王胡馬雍邀請,爲其弟喀布爾王公卡姆朗效力。胡馬雍薩非波斯期間,在大不裏士見到了兩位大師阿布·薩馬德和米爾·賽義德·阿裏,爲二人精美的作品吸引。他稱贊米爾·賽義德·阿裏是“當代珍寶”“繪畫技藝舉世無雙”。後來,胡馬雍邀請兩位大師以及其他波斯畫家前往印度,建立了第一個美術學校,不久這一學校便聲名顯赫。而兩位波斯繪畫大師負責管理皇室繪畫藝術室,並向當地的藝術家傳授細密畫技法,從而爲胡馬雍時期的繪畫打上波斯的印記。另一方面,薩非波斯的畫家也從當時的莫臥兒印度繪畫中吸收了許多畫技,最突出的就是動植物的現實主義表現手法,使主題達到肖像的效果。對印度畫技的學習,有波斯畫家直接前往的,如阿裏·庫裏·伯格·賈巴達爾,更多的則是在波斯本土接受學習的。

互動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及時進行處理。未經許可,商業網站等複制、抓取本站內容;合理使用者,請注明來源于。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www.crediplay.com